????玄慈和尚听到那黑衣老僧之言,不由长宣一声佛号,道:“阿弥陀佛,慕容老施主,数年不见,想不到你就藏(身shēn)在我少林寺之中,老衲当年只以为你也是受人诓骗,如今看来,倒是老衲想的太多了。”

????一旁的那白衣老僧便是慕容博,慕容博听到玄慈之言,当即便道:“玄慈大师,久违了。”

????玄慈往前一步,双手合十道:“是老衲所造的孽事,老衲自然不会抵赖,不论缘由是何,终归是老衲一手将大错酿成,萧老施主,你若想报仇,那便来吧,玄慈引颈受戮。”

????那黑衣老僧便是萧远山,萧远山一听,当即冷笑道:“玄慈老儿,你别以为你装出一副任我打杀的模样,我就会放了你,你这带头大哥做的可真是好啊,你的那些小弟一个个的为了保护你,不惜连命都搭上了,你若是不死,岂不是让你那些小弟都白死了吗?”

????玄慈双手合十,缓缓闭上了双眼,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????萧远山喝道:“玄慈老和尚,纳命来!”

????只见那萧远山纵(身shēn)而起,横掠而至,便要一掌拍在那玄慈的(胸xiōng)口之上。

????一旁的玄寂等少林高僧纷纷脸色大变,齐声道:“师兄,不可啊!”

????玄慈一动不动,眼看那萧远山的右掌便要拍至他的(身shēn)上。

????这时,扫地僧动了。

????一只手将玄慈托开,一只手又抓在了萧远山的手腕上。

????“善哉!善哉!萧居士,且慢动手。”

????扫地僧一手抓着那萧远山的手腕,萧远山只觉一股柔和之力从眼前的老僧手上传来,他想要挣脱,却发现那老僧的手掌之中好似有千斤重力一般,令他难以挣脱。

????萧远山心里咯噔一下,不(禁jìn)说道:“你是何人?怎知我的名姓?”

????扫地僧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萧居士当年入藏经阁借阅那”无相劫指谱“时,老衲便在一旁看着,这些年来,萧居士在藏经阁中翻阅了不少少林七十二绝技,可萧居士你扪心自问,你这三十年来功力可有多少长进?”

????萧远山面色一变,心中暗道,自己怎么从未察觉到此僧的存在。

????再听那老僧问到自己三十年来功力有多少长进,萧远山便是怒气一起,瞪着玄慈怒骂道:”若非当年这些狗贼((逼bī)bī)得我心死跳崖,我又岂会落到如此地步!“

????那扫地僧放开了萧远山的手腕,又看向那慕容博,道:“慕容居士,你将少林七十二绝技与那吐蕃大轮明王借阅,可否经过了我少林寺的同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