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它,它能说人话,你听到了吗?”幽然指着血玉斩说道。

????洛羽潇摇了摇头:“我听不到它说话,不过你与它契约了,如果它有器灵,是可以和你说话的,但也只有主人,能听到它说话,但器灵与邪器本身无关。”

????洛羽潇淡淡的解释着,幽然似乎也明白了,就像她的修罗镯一样,有玄武这个外来物守护着。

????“我没有器灵,不过以后我会为自己寻找这世上,最强大的灵魂,来做我的器灵。”血玉斩的声音,再次在幽然的脑海中响起。

????“它说,它没有器灵,不过它会给它自己寻一个这世上最强大的灵魂,做它的器灵。”幽然轻声的复述着血玉斩的话。

????“没有器灵?剑体本身就会说话?”洛羽潇一愣:“这怎么可能?也不合理呀?”

????其他人,自然也听到了洛羽潇与幽然的谈话内容,也觉得这把血玉斩非常的诡异,剑体本身应该只是个死物,又没有灵魂,怎么可能会说话?成精了?

????“大千世界,不合理的事情多了,愚蠢的人类,就是没见识。”血玉斩鄙视着洛羽潇说道。

????“它说,大千世界不合理的事情多了。”幽然复述着它说的话,给洛羽潇听。

????至于它后面那两句骂人的话,幽然并没有说。

????洛羽潇点了点头,毕竟世界这么大,无奇不有。

????“请姑娘帮我们问问血玉斩,我们的祖先为何会将它,供奉在我们人鱼族内。”鱼王给幽然行了个礼。

????幽然复述着血玉斩的话……

????原来它本是一件魔性超强的邪魔之器,是人鱼族的先祖,艾丽思的父亲,用他至纯至阳的血,洗礼了血玉斩身上的魔气。

????但他要求血玉斩,能留在他们人鱼族,在他们人鱼族受难之时,护其族人周全。

????只是可惜,它的邪魔之气,太重了,只要被放出来,喝了血,它就无法控制住自己剑体本身的魔性,就会不分敌我,大开杀戒。

????这回人鱼族的长老们,也算是明白了,现在它契约了幽然,对他们人鱼族而言,也许是好事一桩。

????他们一直都当它是神器来供奉着,如果早知道它是一件邪器,说不定早就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