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磁终于是知道,减房租是不可能减的了,这辈子都减不了。

  节目组恨不得让他愁死在这件事情上,他越是表现得憋屈,节目组就越是开心。

  刘磁把行李箱抬到楼上他的房间,把拉链一拉,用手一番,把行李箱内的情况展现给镜头看。

  “看到我的装备没有,来来来,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哈。”刘磁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的开箱直播。

  “首先是这套睡衣,怎么样很熟悉吧,就是在兹石特摄官网上能买到的,没想到吧,我也穿着它,千万不要说幼稚哦,否则我这个光之巨人迪迦奥特曼的人间体分分钟掏出神光棒,变身成五十米高的巨人踩烂你的家!”

  刘磁一边把睡衣扔到床上,一边把一支限定款神光棒掏出,很幼稚地变了一回身。

  “悄悄告诉你们哦,我明天早上要飞一趟帝都,带着这个神光棒去拯救戴拿奥特曼,戴拿你们知道吧,好像这个月底就播出了。我在结局有客串,大家记得收看支持戴拿哦!”

  刘磁机灵地替快要播出的《戴拿》卖了波广告,相信以他和制片人彩霞阿姨的交情,这半分钟不会被剪去。

  “大家看这里,这个可是我的宝贝哦,华人牌智能手环A1,我手上这款还是概念产品,正式款还没有正式发布呢,预计下个月才能和大家见面。”

  刘磁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,打开盒子后取出一个炫黑手环,手环的表带是有机胶质,造型挺时尚的。而手环的主体部分,是一个四公分见方,高约一点五公分的表体。

  “你们看,这个手环不是一个简单的手环哦,它的表体隐藏着两个无线蓝牙小耳机,你们只要轻轻按一下这里,保险盖就能打开了,两个小耳机就长这个样子。”

  刘磁在自己的左手戴上手环,然后在表体的右下角摁了一下,瞬间,整个表体从中间一分为二,两个入耳式小耳机露出来。

  “这个手环搭载了智能语音系统小求哦,大家如果在用华人2016B了应该就知道小求有多好玩了。呃……我好像说过头了,后期把这一段剪一下哈,要不然华人集团的任总下个月的发布会就开不下去了!”

  “大家再看我的衣服,是不是满脑子疑问了?”刘磁把他的衣裤取到床上,只见那堆衣裤里上衣全是纯白色T恤,裤子全是黑色爆款牛仔长裤,最要命的是,都是一个牌子同一款的。

  “哈哈,你们这就不懂了,每天穿一样的衣服是有好处的。首先,你会没有选择障碍,每天出门前不用纠结穿什么,多方面呀;其次,就算有一天你忘了洗澡,第二天你周围的人也发现不了,多厉害呀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一下子买同款衣服超过三件,是能讨折扣的,我这五件白T恤就跟老板讨了个八折,五件288还包邮,多划算呀~!”

  刘磁在得意洋洋地介绍他的衣服时,两个摄像小分队的人脸部肌肉都不自觉地抽了抽,监视棚里的导演徐哥还有几个编导都瘪了瘪嘴,刘磁的助理韩悦渔更是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这实在没法看啊,太丢脸了这人。

  拜托,刘磁已经公布出去的身家超过两亿,是个实打实的有钱人,能不能不要活得那么抠门呀。节目播出后,他这个【抠抠侠】的头衔怕是摘不下了。

  “你们看这支笛子,它的名字叫【醉魂】,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老物,几经转手才落到我手上,很珍贵的哦。我这个学期有一门古典乐器必修课选的就是笛子,我还为了应付期末考试作了一首曲子呢。有空吹给大家听哈。”

  “你们看这个单反相机,是我在云南买的,老贵了,现在想想还觉得心疼。不过我已经学会简单的摄影技巧了哦,过几天给搭档的师妹拍几张好看的照片,听说会摄影的男孩子很加分的……”

  就这样,刘磁一边整理行李物品,一边像小孩子炫耀玩具一样对着镜头逐一介绍。这个过程虽然没什么很多的亮点,但把刘磁不同于网络上描绘的形象充分地展示了一遍。

  收拾好行李,把房子简单布置了一番后,大概六点半的样子,刘磁便开车离开了大学城,他需要给新家里买一些食物,同时解决晚饭问题。

  晚饭还是鲜虾馄饨,刘磁去的还是他常去的那家店,店里的顾客见到有摄影组在跟拍刘磁,也把他认了出来,不过出于尊重,倒也没有人随意上前要签名或者合照,只不过很多路透图被拍了下来。

  顺势地,兹石特摄里刘磁的专属公关团队以及《学长别走》的节目组官宣了刘磁在录制真人秀的消息,一时间,网络上有关刘磁的消息漫天飞舞。

  安静地吃完晚饭后便走入大型超市的刘磁自然不清楚网络上的一切,他如今正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逛着,打算把节目组给他的五百块“巨款”花掉。

  “哈密瓜要买一个,苦瓜和丝瓜要买几根,鸡蛋冰箱里好像有不少,小牛肉可以备一斤,纯牛奶也要买两瓶,薯片也买几包吧,不过黄瓜味的不能买……”刘磁一边逛着,一边自言自语好像在筹划买什么。

  如果苏灵玥正在身边,她一定会赏刘磁脸上一个甜蜜的吻。

  因为哈密瓜是她最喜欢的水果,苦瓜炒蛋是她最喜欢的菜,丝瓜牛肉汤她最爱喝,纯牛奶是她每天睡前必喝的,薯片里她唯独不喜欢吃黄瓜味的……

  结账的时候刘磁发现只是498块,所以他狠狠地找收银台旁边拿了一根口香糖,硬是要把全部的钱花完。

  “看到没有,你们节目组的钱我一分不剩全花了,我就想问,其他两位学长有没有我这样的热血壮志!”刘磁对着镜头挑衅的说道,话毕还不忘用口香糖吹了个泡泡示威节目组。

  超市外的一辆摄影车上,导演徐哥还有几个编导纷纷笑出了猪叫声,刘磁这个幼稚鬼不知道,三个学长里,就他的处境最惨。

  帝都的辛鸿学长如今住在学校周边的一套面积巨大、装修时尚、设备齐全的商品房里,他一个月只需交八千块的房租,而且节目组的见面礼足足有两千块。

  魔都的袁迪学长更好命,他如今被安排住在一个豪华的酒店里,每日只需交三百块钱就行。虽然一个月下来也要交九千块,但人家住的是酒店呀,每天有人上门打扫收拾不说,什么水电网费统统不用愁,而且酒店里没有厨房,他注定是一个可以不沾油烟的快活孩子。

  魔都的节目分组还给出了三千块的见面礼,袁迪十天内都不用担心没有钱叫房费呀。